首页 民生正文

爱上葡萄酒网:2010至2020年这10年来,对音乐产业影响最大的6件事

约稿员 民生 2020-01-05 310 0

打从2000年开始,全球音乐产业就进入了一个收入连年下跌的「黑暗时代」,一跌就是15年,惨状前所未有。一直到2016年4月12日,国际唱片业协会(IFPI)发表《全球音乐报告》(Global Music Report),报告显示,2015年,全球录制音乐总收入实现了3.2%的增长,这是21世纪以来,全球录制音乐产业收入首次出现显著成长的趋势。



IFPI 的报告宣布音乐产业「Return」(恢复、复苏),「音乐告别寒冬!」一些媒体开始以这样的标题来庆祝这样一个「历史时刻」。不过,这个状况是回光返照、还是枯木逢春?经过了四年之后我们再来看这个问题或许比较客观。



数据来源:IFPI《2019全球音乐报告》



数据告诉我们,2015年至今,全球音乐产业已经连续四年实现增长,与此同时,新人新作频出、资本市场日趋活跃、音乐公司的内容投资力度不断加大……无论从哪个方面看,憋屈了多年的音乐产业都已经彻底告别寒冬,开启了新的生命周期。



从21世纪前十年的全面崩盘,到第二个十年的止跌回升,音乐产业到底发生了什么?以下是个人认为过去10年来对音乐产业发展影响最大的六件事。



01 「iPod+iTunes」的音乐付费机制

2011年10月5日,苹果公司总裁贾伯斯去世,全球科技圈为之悲恸。毫无疑问,贾伯斯是21世纪以来,最有影响力的企业家之一,而他的影响力,同样也表现在音乐上。



21世纪第一个十年,是音乐产业大崩盘的十年。1999年全球音乐收入产业达到历史顶点之后,就开始不断走低。这并不仅仅是通常所说的「物极必反」,而是一次罕见的系统性崩盘。音乐产业历史上,除了早年曾因为经济危机和世界大战影响而短期衰退过外,在和平年代,还没有过那么可怕的连年衰退。





衰退的罪魁祸首,被认为是彼时正朝气蓬勃的 Internet 。Internet 的出现,为非法下载构筑了温床,导致唱片业赖以为生的唱片买卖受到了强力的冲击。其实严格说起来,MP3以及苹果的iPod都是让唱片业萧条的推手之一,唱片业一度也将矛头指向过iPod过。毕竟,虽然在iPod之前也有过各种MP3播放器,但是是iPod的流行带动了整个播放器市场的起飞。



不过,苹果其实是也有为唱片业作出贡献的,贾伯斯的「iPod+iTunes」的音乐付费系统部分抵挡了这种冲击,并从收入上弥补了一定量的「缺口」。



但是,贾伯斯也有错的时候,他在推出 iTunes 音乐商店的时候,曾经断言,使用者不需要串流媒体,因为使用者只想买音乐(购买实体或付费下载),不想租音乐(包月)。



然而,事实证明,付费下载并不是音乐的救世主,iPod 卖得再好,也没能阻挡音乐产业收入的继续下跌。



 



02 串流媒体崛起

贾伯斯去世的同一年,音乐的串流媒体收入首次出现大幅增长,涨幅高达75%。只是,由于串流媒体收入总量还比较小,只占行业总收入的4.7%,所以并没有受到行业的重视。



但串流媒体收入从2011年开始的持续高速增长证明了,或许在21世纪前十年,使用者还不愿意租音乐,但这个十年,透过串流媒体租音乐听已经被使用者们接受。



2008年,音乐串流媒体服务 Spotify 上线,借助移动 Internet 的快速发展,为使用者创造了具有足够吸引力的新音乐应有情境,让越来越多的使用者愿意使用串流媒体听歌。



到2015年,音乐产业止跌回升的那年,全球录制音乐的串流媒体收入已经比五年前增长了超过4倍,串流媒体收入占行业总收入的20%。也是在这一年,苹果公司「违背」贾伯斯的理念,推出了自己的音乐串流媒体服务 Apple Music。



看起来,串流媒体的前景已经不容否定了,事实也是如此。2015年,全球音乐产业从串流媒体获得的收入比上一年增长了52.6%,2016年更是增长了62%,2017年,串流媒体收入首次超过了实体唱片收入,成为全球录制音乐产业最大的收入来源。







到2018年,串流媒体收入已经占全行业收入的46.6%,是实体唱片收入的1.89倍,成了音乐产业毋庸置疑的中心。



收入只是串流媒体对于音乐影响的一种直接体现,实际上,串流媒体对于音乐的影响,要比收入所体现的更大。音乐串流媒体打破了地域、语言和曲风等各种界限,为音乐市场创造了一个全球一体化的空间,为使用者提供了一个无差别化的自助曲库,在这个情境里,音乐的流动和随之而来的流行趋势,也开始出现微妙的变化。④



相比之下,高度依赖串流媒体收入的中国音乐市场,串流媒体对于行业的影响更加深刻。在传统音乐产业高度发达的欧美市场,专业化分工限制了串流媒体平台对于传统行业的渗透, Internet 音乐生态化发展不如中国内地深入——观察近年来中国 Internet 音乐平台的发展,我们会看到,腾讯音乐和网易云音乐都在基于各自的串流媒体服务,打造包括生产、宣发、消费、版权服务等在内的一站式服务体系,这套体系将成为未来新音乐生态的基石。⑤⑥



03 社群媒体的魔力

本文截稿前,韩国男团 BTS 在 Billboard 的 Social 50社群榜上,已经连续128周夺冠,创下了一个前所未有的纪录。毫无疑问,BTS 和 K-Pop 是过去十年来,全球音乐市场的现象,究其原因,社群媒体功不可没。



社群媒体对音乐的影响,在21世纪第一个十年已经表现出来了,社群先烈 MySpace 一度成为独立音乐人的乐园,并为行业贡献了 Arctic Monkeys 和 Lily Allen 等新星。



如果说第一个十年,社群媒体主要是小众艺人的突破口,第二个十年,社群媒体成为主流艺人的游乐场。Pitchfork 早前发布的一篇文章,回顾了过去十年来推特对于音乐的影响,并把2010年7月28日,Kanye West 注册推特,称为「音乐推特化」的开端。





音乐产业全面社群化的另一个标志是,2010年12月,Billboard 跟社会化数据分析平台 Next Big Sound(后来被Pandora收购)联合创办了 Social 50社群音乐榜,随后的九年里,大牌艺人借助社群媒体制造了一个又一个热门话题,同时也带动了音乐的全面社群化。



有两个事件我认为是这十年来社群媒体影响音乐的标竿性事件,一个是2012年,韩国艺人鸟叔 PSY 的《江南Style》全球爆红,另一个是2017年美国说唱女歌手 Cardi B 的强势上位。前者是音乐作品借助社群媒体完成病毒性传播下的单点突破,后者则是社群媒体流量造星的成功案例。



在中国,音乐社群化的表现可能更加突出。微博制造的「流量歌手」、「流量团体」,统治著过去十年来内地音乐的「舆论场」,也塑造出一个空前绝后的「流量为王」的行业景观。



实际上,在传统宣发模式逐渐失效之后,社群媒体已经成为音乐传播的主阵地。「病毒式行销」和「话题行销」,也成为传播的标配,从《小苹果》为代表「神曲热」,到层出不穷的各种「元年」,各种逻辑的成立,都高度依赖社群媒体的数据。



这不仅仅因为,作为短内容,音乐本身具有高度的跨媒体穿透力,同时也因为,社群媒体和人类生活已经密不可分。



04 唱片约服务化

2015年,Janet Jackson 与 BMG 签下一纸合约。



《彭博新闻周刊》的报导称,合约规定,75%的收入归艺人,25%的收入归公司。而过去唱片公司与艺人签的合约,艺人只能分到15%-20%。



BMG称之为 「艺人服务合约」(artist services deal),根据这份合约,Janet Jackson 拥有自己作品的录音版权,并可以监督收入来源。



三年后,Taylor Swift 跟环球音乐签约,也保留了自己的录音版权。



过去十年,艺人和公司之间的关系,正在发生变化。然而,在上一个十年,音乐公司仍在在试图强化控制力,并推广所谓的「360度全方位合约」(简称360度合约)。



所谓「360度合约」,就是一份由某个公司包办一切的合约,包括但不限于唱片、巡演到各种商业拓展等。2007年,玛丹娜与 Live Nation 签下了一份360度全方位合约(简称「360度合约」),十年长约,价值1.2亿美元。⑪



对于「360度合约」,欧美业内争议不绝,有一种观点认为,这种合约,对于艺人来说,代表了一种全面控制,很不公平,但在唱片销量快速萎缩的21世纪前十年,音乐公司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。唱片卖不动了,必须靠其他收入来补贴。



网上一张吐槽360度合约的图片



实际上,唱片业从始至终,都是靠「控制」来盈利,只有足够的控制权,唱片公司才有可能实现尽可能大的收益。「360度合约」是这种对控制权追求的极致体现,也是传统唱片业崩盘下的最后挣扎。

感光元件熱賣到做不出來但數位相機出貨量卻超慘!去年出貨量僅為十年前的八分之一



因为唱片公司掌握了绝对的控制权,收入上的猫腻就不可避免了。连索尼音乐集团总裁 Rob Stringer 都承认这点:「在商业发展之初,唱片公司曾经隐瞒了大量的收入,人们不清楚内在运作,我们可以隐秘操作。但我们现在不再隐瞒任何事了,财务收入和商业运作上不再对艺人藏着掖着,真的。」(2019年8月,索尼音乐集团成立后,Rob Stringer 接受外媒采访说)



正如在《泰勒‧史威夫特的烦恼和音乐产业的巨变》一文中所说的,这种变化,跟音乐生产方式的变化,有很大关系:唱片公司过去之所以有控制权,是因为唱片公司过去一百年来掌握着录音技术和录音制品的生产、传播和销售。如今,至少在生产上,音乐人已经可以独立完成,不需要再依赖公司。



公司所能做的就是在传播和销售上根据音乐人的需求来提供服务。



这就是「服务型合约」的基本逻辑,也是时代变化的内因。时代变化,不仅仅表现在音乐公司跟签约艺人之间的关系变化,也表现音乐人自发行市场的兴起。



市场研究团队 MIDiA 发布的报告《独立音乐人的赋能时代》(Independent Artists | The Age of Empowerment)称,2015年以来,音乐人自发行收入快速增长:2018年,全球独立音乐人自发行收入达到6.431亿美元,比2017年增长了34.6%,是2015年的2.5倍。⑬





「自发行」快速发展的背景是音乐内容生产的大众化,技术发展带来的生产和发行门槛的双降,让越来越多的人参与到音乐创作中来,唱片公司的体系消化不了那么多资源,而且,如前所述,在这个时代,音乐人也未必需要透过签约来发行作品,于是,一个为音乐人提供协助发行和销售服务的第三方市场孕育而生。



相比于「艺人服务合约」,自发行服务商的「服务性」更加彻底,音乐人完全按需选择服务方式,服务商只收取少量的服务费,更不会涉及版权控制。



但,无论是「艺人服务合约」,还是「自发行」市场,都代表了过去这个十年音乐产业的一大转变,由控制转向服务,在个人经营的方式上,音乐人也有了更多选择。可以预见,这个趋势未来还会继续强化。



05 黑胶复兴

不久前,我跟一个朋友去逛了一下某间唱片店,唱片店开在一个还比较热门的商场里,店租估计不低。我多年前曾经在哪里买过一张黑胶,作为生日礼物送给朋友,没想到,这些年来,在国内唱片店已经大规模绝迹的当下,这家开在商场里的小店,仍能维持经营。



据我的观察,这家唱片行的黑胶品类,比我早几年来的时候,要多了不少,而且有不少比较罕见的版本,而且,价格不菲。



无独有偶,在我住的小区楼下的电器城里,有一个主营黑胶的小柜台,也开了好几年了,尽管电器城装修后租金有所提高,不少商贩因此撤摊,但这家卖黑胶的小柜台仍然在坚守。



这两家店舖或许不足以说明国内黑胶市场有多好,但至少说明,黑胶的需求量足以维持这些小店的生存。而且,2018年,中唱上海重启了在中国消失了快20年的一条黑胶唱片生产线,这可以部分证明,国内的黑胶需求有回暖的趋势。





国外的情况就更显著了,在全球主要的几个音乐市场,黑胶销量都有不同程度的增长,其中,美国黑胶 LP 销量从2010年的280万张,增长到2018年的1680万张,增长了6倍,德国的黑胶LP销量增长了5.1倍,日本和英国的黑胶市场也都在不断升温。2017年,亚洲、欧洲、北美、南美都有新的黑胶生产线投产。⑭



发展到2010年代末,「黑胶复兴」已经不仅仅侷限在利基市场,也受到了主流艺人的关注。近两年来,黑胶产品已经成为艺人们的标配,2019年大热的 BillieEllish,更把黑胶作为一个重要产品来行销。



据美国唱片协会RIAA发布的数据,2019年上半年,美国黑胶销售收入是2.24亿美元,CD销售收入为2.48亿美元。双方差距只有0.24亿美元。考虑到黑胶销售上半年增速高达12.9%,CD销售只增长了0.8%。美国音乐市场2019年黑胶收入有望自1986年以来首次超过CD 。





「黑胶复兴」也影响了 Internet 音乐生态,在黑胶复兴的推动下,唱片资料库 Discogs 发展迅速,独立音乐人自销售平台 Bandcamp 开始为音乐人提供黑胶定制服务。



过去十年来的黑胶复兴,不仅仅只是黑胶这种产品品类的收入持续增长,还带来实体唱片消费市场的积极变化:2019年以来,环球音乐集团的实体销售收入持续增长,这是过去10年来前所未见的,尽管这可能仅仅只是个例,但至少可以说明,实体唱片的前景并非一片黑暗。



实际上,在串流媒体收入快速成长的同时,「实体产品」不同于串流媒体的消费体验,又开始受到了更多的重视,消费者重新发现了实体产品的价值。



「伴随着对音质的要求重新回归,以及串流媒体时代,抚摸实体唱片带来踏实感。」一位年轻的新观读者这么说。



06 社群短影音凶猛崛起

2019年年初,一个闻所未闻的名字——Lil Nas X——进入大众视野,他的歌曲《Old Town Road》在 Billboard HOT100上创造了19周连冠的惊人纪录,最终成为 Apple Music 评选的「年度歌曲」。





《Old Town Road》之后,美国女歌手 Lizzo 的《Truth Hurts》又在Billboard HOT100一口气拿了七周冠军,其中6周连冠。



这两首歌的共同点是,背后都有社群短影音服务的助力。



所谓社群短影音,就是带有社群属性的短影音服务,代表就是快手、抖音(以及海外版Tik Tok)。在这些社群短影片服务上,音乐片段被嵌入到影片中,借助社群分享,组合成一个个极具穿透力的病毒内容,短时间内形成爆炸式的传播效果,让使用者对于音乐形成快速且深刻的记忆,并最终改变了相关歌曲的「命运」,且影响着歌曲的流行走势。



国内听众对此可能会有比较深的感受。从2017年的《我们不一样》开始,社群短影音成为「爆款」歌曲的温床,社群影片热曲蜂拥而至,各种闻所未闻的歌手如雨后春笋般蹦出来不断涌现,让人应接不暇。



21世纪以来,新媒体、新通路对于音乐传播的影响不断显现,从彩铃捧红了《老鼠爱大米》和《两只蝴蝶》,到影片网站先后「制造」出《Harlem Shake》、《江南Style》、《Despacito》和《小苹果》等年度「神曲」,但社群短影音的威力前所未有的快速和广泛——后一点在中国市场表现得格外明显,看看现在各大音乐平台的排行榜就知道了,十有八九是社群短影片热曲。



在我看来,在新音乐生态的建构上,社群的影响可能会比我们想像的更大。社群短影音出现之前,Internet 音乐生态里,缺乏一个能快速、批量引爆热曲、捧红新人的模式,所以,新老市场的转型,相对缓慢。社群的出现,让更多草根音乐人和作品能够常态化引爆,各种所谓「爆款」歌曲正在加速音乐内容(从歌曲到艺人)的更新换代。



这种状况不知道还能持续多久,但有一点是确定的,社群短片的影响,下一个十年还会继续一段时间,当然,也可能会有新的通路崛起,无论如何,作为 Internet 改变音乐生态的一部分,正在推动整个音乐生态链的不断重置,新的时代才刚刚揭幕。



综述:从大破到大立,从无序到有序

21世纪第二个十年就要成为历史。过去的十年,对于音乐产业(这里主要指录制音乐产业),可以用「悲喜交加」来概括,从跌入低谷,到止跌回升,全球音乐产业的从业者们,赶上了一场百年一遇的行业巨变——自1920年代唱机公司大破产以来,唱片业还未曾有过如此剧烈的动荡。



而且,跟一百年前一样,这场同样由技术革命引发的「动荡」,在上一个十年让音乐产业面目全非之后,在后一个十年焕然一新。



100年前,在经济危机和广播电台的双重打击下,曾经因为拥有录音技术而缔造了「录制音乐产业」的唱机公司陷入绝境。原本依附于唱机公司的唱片公司,却得以幸存下来,并很快就发展成了我们现在所熟知的「唱片业」。



100年后,历史重演,新兴的媒介——100年前是广播电台,100年后换成了 Internet ——冲击了传统产业,并用自己的方式对音乐市场进行了整体上的重构。如果说,由于载体和消费情境的限制,广播电台对于音乐的影响尚且侷限于传播领域,冲破物理载体限制的 Internet ,对于音乐的影响,则是一次从传播到消费的整体性颠覆,音乐情境已经全面 Internet 化。



更重要的是,音乐产业过去的「传播-消费」的二元结构,正在前所未有的「一体化」。透过联网,音乐的生产、传播和消费已经变成了一个有机整体。尽管流程仍未成熟,但技术上说,一首歌在个人音讯工作站上完成后直接上传到音乐平台,然后透过平台推广和社群媒体传播,在播放中直接获利(流量收入),已经没有太大问题。



这不但改变了音乐的传播和消费,也改变了音乐的产业结构。唱片公司对于音乐生产和消费的控制力,前所未有的衰退。生产回归个人,传播和消费依赖网路,决定了未来音乐产业的发展方向。



而这一切,在2010年代这十年里,表现得格外明显。



21世纪前十年,是一个「大破坏」的十年,传统唱片业在 Internet 的冲击下,毫无还手之力,也毫无办法;然而,第二个十年,随着 Internet 逻辑的确立,新通路、新玩法、新模式正在围绕 Internet 重新构筑,一个新的音乐生态开始成形,新的秩序正在建立,产业从「大破」转为「大立」,并随之开始回暖。



可以预见,下一个十年,新音乐生态会进入一个相对稳定的发展期,音乐会继续回暖,VR、AI和区块链等新技术会进一步影响音乐产业,音乐将会进入一个崭新的时代。



  • 本文授权转载自:36kr(36氪)

Shares



Facebook LINE Twitter
新余信息港:LG 发表新 ULTRA 显示器,锁定专业人士和电竞玩家
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
不代表本站深圳日视监控摄像机有限公司的立场。
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

评论

好文推荐

站点信息

  • 文章总数:2227
  • 页面总数:0
  • 分类总数:16
  • 标签总数:716
  • 评论总数:25
  • 浏览总数:373073